硅谷大佬集体抵制,枪击案后川普会成为美国总统吗?

大嘴巴的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在硅谷似乎不那么招人待见。

南七道栏目【道译】,翻译解读国外互联网热门事件。

美国当地时间12日凌晨,一名枪手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一间同性恋夜店开枪射击,造成51人死亡、53人受伤,这是美国历史上伤亡最大的枪击案。枪手奥马尔出生于纽约,是一名虔诚的穆斯林信徒,并宣布对IS效忠。他的父亲萨迪奇,曾在节目中公开支持塔利班。再之后,调查显示,枪手所持有的武器是上个星期才通过合法渠道购买的。

同性恋、移民、反恐、限枪,这四个美国社会中争议最多的议题通过同一件事情关联到一起,可以想见,这将对今年美国政治最重要的主题——2016总统大选产生不小影响。

随着大选进程的白热化,选举已然变成了共和党地产大亨特普朗与民主党前国务卿希拉里的对决。特朗普一向不掩饰自己对移民的排斥和对伊斯兰的敌视,枪击案发生后,他甚至比警方更早公开猜测袭击与伊斯兰极端意识形态有关,并且在之后的发声当中,他也一直抓住“移民”和“伊斯兰”两个要素不放,与试图把事件重心转移向“同性恋”和“枪支管理”的希拉里形成了鲜明对比。

对于擅长把握政治时机以及民众情绪的特朗普来说,反复情调移民和伊斯兰问题,为的当然就是最大程度地利用此间急剧加温的社会民情。加之上周谷歌被曝涉嫌操纵搜索结果以支持希拉里,大众对民主党已经有所不满,所以不少人认为,特朗普已经拿到了通往白宫的保送资格。

但大嘴巴的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在硅谷似乎不那么招人待见。

美国科技圈中的“特朗普黑”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是出了名的“特朗普黑”。

在特朗普提出在美国和墨西哥之间建起隔离墙的动议之后,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一次会议上公开指责现实或虚拟“筑墙”,他说:“我发现一些人和国家开始趋向收缩,与互连世界和地球村的理念背道而驰。我听到恐惧的声音,呼吁建起高墙,将那些被他们贴上‘他者’标签的人隔离在外。为了阻塞自由表达,迟滞移民流动,在世界上的有些地方,他们不惜削减贸易,甚至切断互联网。”

尽管并没有直接指出特朗普的名字,但是扎克伯格却提到了这位候选人在移民问题上的态度,扎克伯格宣布,他将与这种态度战斗下去,这是Facebook十年路线图当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当前美国大选的紧张气氛之下,他首先所指是谁也就不言而喻了。

在Facebook内部,也有不少员工就是“特朗普黑”。每个周五,扎克伯格及其管理团队都会召开全体员工大会,并鼓励员工大胆提问。上个月,就有员工问扎克伯格,公司是否应该阻止特朗普竞选总统。而在Facebook群组中的“问卷调查”中,一个关于“防止特朗普成为下届总统,Facebook有什么责任”的问题,被视为第五重要问题。

扎克伯格及其员工对于特朗普的指责,与硅谷的主张如出一辙:支持移民,支持贸易,支持互联网扩张,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硅谷会出现大批的“特朗普黑”。包括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Alphabet公司CEO拉里·佩奇和苹果CEO蒂姆·库克在内的硅谷大佬们,都公开表示过他们对特朗普的厌恶。

一度有传闻称,马斯克、库克等科技界高管和一些政府高官曾经开过一个秘密会议,讨论如何阻止特朗普获得美国总统候选人提名,虽然马斯克在自己的推特账号上否认了这一点,但这个传闻足以证明硅谷人有多讨厌特朗普。

惠普CEO惠特曼甚至将特朗普比作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她认为特朗普是历史上众多蛊惑人心的煽动者中的新成员,他并不适合当总统。巧的是,今年2月,特朗普曾在Twitter上转发过一条引用墨索里尼名言的推文:“像老虎一样活一天,也好过像绵羊一样活百年”。今年2月,惠特曼为一个反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进行了筹资。

有些人是因为被特朗普攻击后,才进行的反击。比如亚马逊公司创始人、《华盛顿邮报》现任老板杰夫·贝索斯。5月12日,特朗普在美国右翼媒体福克斯新闻台批评贝索斯,说他将《华盛顿邮报》作为影响企业税收政策的工具。贝索斯马上给予回应是:欢迎查税,我一点儿也不担心,而且竞选官员也应该被详查。

而特朗普本人对科技企业的态度也不那么友好。比如,他曾经表示,当下的科技股泡沫严重,还把原因归咎于硅谷的一些企业,“那些企业从未赚钱、概念也糟糕,但却拥有数以十亿美元计的估值,所以那种情形又来了。”而对外来移民的攻击,也使得特朗普在外来移民扮演着重要角色的硅谷不受欢迎。

特朗普不受欢迎还因为他的大嘴巴。“不管在哪个行业,企业家们最不喜欢的就是不确定性。而特朗普就是一个巨大的龙卷风似的不确定因素。”曾为科技公司做咨询的政治顾问Reed Galen向CNN表示,“你不知道他下一步要说什么或做什么。”

硅谷精英普遍具有亲民主党倾向

特朗普不受欢迎的原因在于,硅谷精英们普遍具有亲民主党倾向。

截至6月6日,在硅谷200家科技公司中,只有52名科技界工作者为特朗普提供政治捐款。民主党参选人桑德斯得到科技界捐款最多,约为600万美元,希拉里获得260万美元,而特朗普只获得21000美元。

从科技企业员工的个人捐款中可以看出来,他们绝大部分支持民主党。所以像谷歌疑似支持希拉里的新闻曝光之后,绝大多数美国人并不觉得奇怪。在过去几十年中,美国高等教育、大学校园里,绝大多数的教授、学生在意识形态上都是倾向颇具理想主义和精英意识的民主党,而很多在硅谷工作的人都是这些学校的毕业生,他们自然而然倾向于民主党,再加上硅谷自由创新氛围的长期熏陶,敌视保守、强硬做派的共和党就成了硅谷精英们趋于一致的态度。

重要的是,一些硅谷巨头很大程度上拥有影响政治方向的能力。早在2015年8月,美国行为研究与技术学会的高级研究心理学家Robert Epstein就指出,谷歌实际上可以操纵2016年总统大选,这一切的关键就在于谷歌能够控制搜索排名。就像《纸牌屋》第四季里的情节,搜索引擎能够决定某条新闻的搜索排名,进而“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网民的选择。

类似谷歌站队事件也曾在facebook发生。Facebook的一名员工离职后曾向媒体透露,facebook的内部在向用户推送新闻的时候故意地把一些对保守派、对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有利的新闻过滤掉,当时这件事情也引发了很大风波。虽然facebook像谷歌一样站出来表示否认,但他们事后对新闻推送进行了相应更改,表示要尽量避免类似的情况发生。

一些出身硅谷的精英甚至直接为民主党总统竞选者服务。虽然目前没有证据证明谷歌或其母公司的工程师直接为希拉里工作,但有媒体发现,希拉里竞选团队的首席技术官斯蒂芬妮·汉农来自谷歌,谷歌还同奥巴马政府有紧密联系,奥巴马任命的首席技术官梅甘·史密斯、美国专利局局长米歇尔·李等都来自谷歌。

互联网影响下形成的纸牌屋格局

互联网对美国大选的影响由来已久,虽然目前看来,谷歌门和枪击案看似让共和党占了不少便宜,但由于大佬们的加持和善于运用互联网,民主党依然具备优势,大选局面逐渐显现“纸牌屋”形态。

奥巴马被认为是美国首位“社交总统”,2008年,以Facebook为首的社交媒体开始崛起,奥巴马利用社交网络获得大批草根用户的支持,直接导致了竞选筹款活动的成功,众多小企业主甚至个人的支持使得奥巴马的筹款能力迅速提升,达到积沙成塔的效果。

当年支持奥巴马的人有320万人之多,奥巴马的团队借此筹集到7.45亿美元,而85%的资金都来自于互联网,筹款金额甚至超过麦凯恩一倍,奥巴马靠着众筹成功入主白宫。这是网络众筹影响选举最为典型的案例。

奥巴马的选举资金来源表中,微软、谷歌等公司在列

被视为继承奥巴马衣钵,希拉里团队自然更加重视社交媒体这一渠道。希拉里的竞选视频首发于自己的竞选网站,但主要依靠Facebook和Twitter进行传播。她还将自己的简历放上了职场社交平台Linkedin,称自己要找一份新工作。此外,希拉里还开通了自己的Snapchat账号,通过Story自拍小视频与选民沟通。

2010,希拉里曾在美国国务院宴请谷歌、微软高管、纽约大学等高校研究机构的学者、以及青年运动联盟等非政府组织的创始者,共同探讨如何让Facebook、Twitter、YouTube等社交新媒体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工具。

作为能和民主党竞争的选手,共和党也自然不会放弃互联网这碗肉汤。特朗普尽管是通过传统的新闻发布会宣布参选,却把社交媒体当成了竞选的有力武器。他的Twitter拥有500万多万粉丝,而他的共和党竞争对手中只有本·卡森和马尔科·卢比奥的粉丝数刚刚突破100万。特朗普通过自己的Twitter攻击奥巴马、希拉里、共和党的竞争对手、媒体、甚至选民,达到控制媒体关注点的目的,这些短平快、容易激发起情绪的内容极易传播,再经过媒体的二次报道,特朗普收获的大量的曝光。

当然,硅谷也有特朗普的支持者。《从O到1》的作者、PayPal的创始人彼得·希尔就曾公开表示,自己支持特朗普。不过,与特朗普一样,希尔也是个大嘴巴,他就跟媒体表示女性不应该有选举权。

距离美国总统大选得出最终结果还有好几个月时间,无论是基于枪击案的影响,还是互联网阵地的争夺,都还不能由此肯定特朗普和希拉里谁是最后的赢家。几百年的民主制度浸淫之下,相信美国公民早已不是那么容易煽动,况且还有好几个月的缓冲期供他们冷静思考,无论如何,最后赢得大选的,一定是更赢得民心的候选人。

南七道:【胡说七道】出品人,微信公众号:南七道。本文由南七道与华琛、董茜楠共同完成,部分资料翻译自Gizmodo网站、《财富》杂志

精彩评论:0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评论成功

评论失败

热门文章HOT NEWS

订阅 "百家" 频道,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

 

百度新闻客户端

  • 扫描二维码下载
  • 订阅 "百家" 频道
  •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
用户反馈